,

一國兩制沈淪 九二共識幻滅

張人傑

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小組總召集人


2017年走到盡頭,「一國兩制」在香港也走過了整整20個年頭;習近平在10月18日的中共19大報告中,聲稱港澳的一國兩制實踐取得舉世公認的成功,並將港澳政策連結到台灣問題,訴求繼續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方針,甚至引申「九二共識」詮釋一中原則,要求台灣承認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歷史事實」,作為兩岸對話協商的前提。習近平不但高唱「堅持」一國兩制,還加碼要求「承認」九二共識, 習的報告透露一國兩制的動搖與困境,以及對台統戰的失落與錯誤,否則,經過20年的回歸還在堅持什麼?拖延25年的「共識」為何還沒有被承認?

 

我們先來看一國兩制的系譜以及邏輯;一國兩制的原型(archetype)來自於周恩來1955年萬隆會議後,一再宣傳的國共兩黨「既往不咎,愛國一家,和平解放,由蔣治台」論調,經過1978年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鄧、葉再度掌權,演進為1981年和平統一的「葉九條」,1982年鄧小平演繹葉九條成為「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之後鄧再將其簡化為「一國兩制」概念,並在1983年以「鄧六條」詳細解釋,具體指出「一個中國」是一國兩制的核心及前提,並強調兩制並不是「完全自治」。

 

香港的率先施行一國兩制,是無心插柳的結果;1984年7月鄧小平會見英國外務大臣時,介紹了「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構想,將原本內戰結構下的國共兩黨權力鬥爭, 偷梁換柱成為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種制度,歷史偶然使得一國兩制成為中英香港回歸的主軸,但是兩制的內涵已經走了味;「兩制」可說是曖昧錯亂的名詞,事實獨立的台灣國際、政治脈絡與陰錯陽差的香港殖民地回歸,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歷史背景及政治現實,共產黨人企圖複製香港經驗到台灣,妄想台灣香港化的白日夢,不但違逆事實與歷史潮流,理論上與實踐上也是行不通、不實際的。

 

鄧小平的一國兩制理論,事實上也不過是一個統戰的便宜之計,但是在邏輯形式上,是以邏輯蘊涵規則的肯前法(或稱離斷律,MP)建構的,也就是「一國®兩制」的形式,即「一國」的前件為真時,後件的「兩制」 為真,同樣的,依照否後法(MT),後件為假則前件為假,即「兩制」為假時,可知前件的「一國」亦為假;從經驗面來看20年的香港回歸,尖銳的中港社會文化衝突,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與經濟遲滯,「雨傘革命」佔中運動的民主政治要求,移民熱潮反映社會苦悶與危機,在在証明回歸的苦澀與一國兩制的破產,回到邏輯規則上,「兩制」已破產,則「一國」不存焉。

 

習近平對一國兩制的困境當然心知肚明,所以嘴上講「堅持」一國兩制,背後卻手忙腳亂的將港澳「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支持所謂「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治港、澳人治澳,由此可見一國兩制不過是一個虛虛實實的統戰謀略,共產黨人就是要以甜蜜的一國兩制之名,進行醜陋的政治鬥爭與極權統治之實;九二共識原本就是一個幻化不實的假議題,國民黨自我陶醉的將它當成跨越兩岸的彩虹橋,習近平假戲真做將九二共識附麗一國兩制,以香港經驗類比、加持台海關係, 將夢中的彩虹橋幻想成珠港澳大橋,醉心以廉價的九二共識換取偉大的「祖國統一」。

 

民進黨完全執政以來,兩岸關係進入低盪、冷和階段,中國對台灣漸行漸遠的焦慮不難想見,但是面對中國的一意孤行、窮兵黷武,台灣如果被迫走自己的路也是理所當然的結果;人權NGO工作者李明哲被逮捕審判,赴港參加香港學聯研討會的兩位中研院學者港簽被拒,王炳忠等共產黨尾巴份子高調涉及國安事件,中國機艦編隊頻頻密集擾台威脅,退將以及共諜案件的增多與升高,這些事件的原由與性質雖不相同,共同的突顯出台海關係的外弛內張,以及共產黨人飢不擇食抱薪救火,徒然引起台灣人民的反感與區域的不安,也具體呈現一國兩制的崩毀與九二共識的幻滅。

 

如果一國兩制真的勝利成功,習近平還需要在7月的香港回歸慶祝會,提出「蘇州過後無艇搭」嗎?習總書記大聲威脅猶豫觀望的港人趕快上船,不是正好證明一國兩制的不得人心嗎?香港經驗正好提醒聰明的台灣人,香港已經「船過水沒痕」的回歸落難,東方之珠的蒙塵在於沒有兩制,在於沒有一國,在於只有共產黨極權統治的一黨之私;半沈半浮的一國兩制等沒人,那駛向冥界的九二共識幽靈船,有多少乘客會勇敢上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