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年來日俄關係的發展

林彥宏

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部主任


壹、俄羅斯國內政局

 

2014年3月克里米亞被「合併」後,普丁(Vladimir Putin)總統深得民心在俄羅斯國內獲得非常高的支持率。2016年俄羅斯的經濟依舊持續低迷的情況下,普丁總統的依舊魅力不減。9月的國家院(下議院)選舉,在野黨的「統一俄羅斯黨」獲得超過可以進行憲法修改的3分之2席次(320席),在總席次450席中獲得343席。

 

2014年下半年,國際原油價格的下跌與歐美各國的經濟制裁的關係,造成俄羅斯的經濟,不論是在盧布、股價都受到大幅度的影響。2016年,油價的上漲,讓盧布停止繼續貶值,通貨膨脹也趨於緩和,俄羅斯經濟稍微回緩。2015年經濟成長率為 -2.8%,2016年為 ‐0.2%。但生產效率尚未改善,消費與投資前景也未被看好,俄羅斯的經濟似乎需要一段時間才有機會恢復。

 

貳、亞太地區的日俄關係

 

近年,俄羅斯對於遠東、西伯利亞的東部地區的開發非常重視。積極並加強與世界經濟成長中心的亞太地區各國維持良好的關係。從日本的角度來看,日俄兩國能夠在亞太地區維持一個很好的夥伴關係,不僅僅對日本有很大的助益,對地區的和平與繁榮也有很大貢獻。再者,日本與俄羅斯,在政治,國家安全,經濟,文化,人的交流以及其他領域上,不斷的在突破與發展。但,阻礙日俄關係發展的最大關鍵在於,兩國間存在的北方領土問題。日本政府的高層與兩國間外交部,非常重視彼此間的信賴關係,解決北方領土問題後,致力期待能夠進而締結兩國的和平條約。

 

參、日俄兩國北方領土與和平條約締結的交涉

 

北方領土問題是日俄間最大的懸案。毫無疑問地,日本政府主張北方四島屬於日本所擁有。日本政府在,1956年日蘇共同宣言,1993年東京宣言,2001年伊爾庫次克(Irkutsk)等聲明中,透過這些通過合意的文書內容,依據法與正義的原則,積極解決北方四島歸屬的問題,進而締結和平條約。這本是日本政府一貫的主張與政策,透過積極溝通的方式與俄羅斯進行意見交流。

 

2016年是日俄兩國會談次數相當多的一年,兩國間,進行了四次首腦會議及三次的外交部長正式會談。4月所舉行日俄外交部長會談中,雙方對於歷史的解釋及法的立場有歧見,但雙方排除困難,希望尋求彼此可以接納的解決方案。另外,5月於索契(Sochi)進行的日俄首腦會談中,希望打破到目前為止無法順利打通的關卡,日俄兩國的首腦有了共識,雙方政府提出一個「新的接近方式」。在經濟面,向俄羅斯提出「8個項目的經濟合作計畫」,加強彼此間的經濟合作關係,更重要在建立彼此的信賴關係。以此為基礎,6月及8月在雙方的外交單位進行和平條約締結的談判,9月於海參崴所進行的日俄首腦會議中,針對雙方存在的問題,透過「新的接近方式」,進行具體的討論。之後在聯合國大會中,日俄外長會談,11月秘魯APEC首腦會議中,日俄首腦進行會談,12月岸田外務大臣訪俄,12月普丁總統訪日等準備工作,雙方進行非常多的會談。雖然在2016年,進行相當多的會談,但在11月時,俄羅斯發表對北方四島中的択捉島、国後島配置地對艦的飛彈,以及對無名的岩礁進行命名等,跟日本針對北方領土問題所主張的大相逕庭,因此日本政府對俄羅斯政府發表嚴重的抗議。12月普丁總統到日本安倍首相的故鄉山口縣進行訪問,進行1小時又35分的單獨兩人會談,席間針對和平條約問題,雖然彼此各有主張,但其結果彼此有了共識並有誠意來解決這個問題。在這個基礎下,北方四島在特別的制度下,為了要推行共同經濟活動,彼此同意開始進行協商,以及並同意讓原本居住在島上的居民能夠簡便容易返回島上進行掃墓,把申請的手續簡化。雙方針對彼此間存在的問題一步一步解決。

 

當然,日本政府在為了解決北方領土問題,尤其在整理環境等相關事業非常積極處理,並實施四個島嶼之間,自由訪問,掃墓等。除此之外,日俄兩國所鄰接的地區,包含北方四島,對於防災及生態保全等領域進行合作。以及關於保障日本漁船在北方四島周邊海域的安全,並與俄羅斯方面進行討論,關於捕魚等相關規定。

 

肆、結論

近年來日俄兩國首腦雖進行相當多的會談,但在彼此各有所求的情況短期內要解決彼此間存在的難題,相當不容易。日方希望在經濟合作與領土問題一並解決的強力主張下,俄羅斯政府似乎不領情。在經濟上,普丁總統期待日本能夠提供更多的合作案協助俄羅斯,但也不會因為這樣,在領土上就會對日本讓步。尤其是在2015年日俄之間的貿易額比前年約減少30%,2016年也持續的減少。在當今中國企業對俄羅斯的投資相當積極的情況下,對俄羅斯來說,避免中國企業獨佔市場局面發生,在日俄之間所合意的「8個項目的經濟合作計畫」中,第六項,針對俄俄羅斯遠東地區產業開發與振興,俄羅斯對日本有相當大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