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英國脫歐情勢的發展與困境

張台麟 國立政治大學歐洲語文學系教授兼歐盟中心主任 英國人民在2016年6月23日的公投中贊成脫歐者以51.9%對48.1%反對脫歐者的選票獲得勝利。此次脫歐公投不但造成英國與歐盟的雙輸局面,同時對國際政經局勢產生重大衝擊。不過,從民主機制與程序的角度觀察,至少讓長久以來飽受所謂「民主赤字」批評的歐盟獲得了正面的民主評價(英國會員國係依據里斯本條約第50條所採取的民主程序)。此外,這個結果也是帶給歐盟一個嚴肅改革與重新出發的契機。不過一直到2017年3月29日英國首相梅伊…
,

日本防衛省的「文民統制」制度是否出了問題!?

林彥宏 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部主任   最近日本的國會因安倍首相所牽扯「森友學園」事件鬧得沸沸騰騰以外,防衛省也因隱藏2004~2007年陸上自衛隊派兵到伊拉克時,隊員每日所記載的報告書一事,在日本國會引起軒然大波。   回顧去年2月,日本國會的在野黨要求防衛省提出南蘇丹PKO任務的日報告書的同時,有議員要求順便提出2004~2007年參與伊拉克PKO任務的日報告書,才引爆的一個新的話題。   針對這件事情,當時在野黨的國會議員要求負責的單位進行調查,確認該文書是否存在。防衛省透過內部詳細調查後,相關單位回報,確認該報告書「不存在」。當時的稻田朋美…
,

習近平「稱帝」的圖謀與侷限

張人傑 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小組總召集人 中國突如其來的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稱帝」), 在當代國際政治投下一個震撼彈,也為中國政治留下一團迷霧;澳洲前總理中國問題專家陸克文(K.…
,

國際人權條約國內法化方式之回顧

廖福特 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研究員   台灣將國際人權條約國內法化歷經幾種不同方式,而形成多種方式也顯現台灣國際地位之困境及對於國際人權條約不熟悉。   A.早期批准,尚未訂定施行法 第一種是早期批准,尚未訂定施行法。「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屬於早期之人權條約,我國於1966年3月31日簽署「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並於1970年11月14日批准之。[1]這是我國在1971年以前批准的唯一主要國際人權條約,因此與其他國際人權條約情況不同。與「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比較接近的案例是我國於1951年5月批准「防止及懲治殘害人群罪公約」(Convention…
,

聯合國對北韓的制裁有成效!?

林彥宏 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部主任 2017年8月23日,北韓的平面媒體「勞動新聞」刊登金正恩訪問「國防科學院化學材料研究所」(Chemical Material Institute of Academy of Defence Science) …
,

川普「貿易戰」博奕的懦夫賽局

邱奕宏 國立交通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隨著今年初川普政府對中國的太陽能模組與南韓的大型洗衣機課懲罰性關稅以來,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升溫的陰影即揮之不去,並成為影響今年全球經濟穩定的最大變數。   隨即三月初川普宣布將對進口美國的鋼鐵與鋁各課以25%及10%的關稅。首當其衝的並非是中國,而是美國的盟友,如加拿大、墨西哥、德國、日本、南韓、台灣等。在川普提出對鋼鋁課徵懲罰性關稅的消息不久,白宮國家經濟會議首席顧問科恩…

在國土與人民生活安全之間的原住民保留地

張人傑 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部研究小組總召集人 在寧靜而偏遠的玉山腳下,近日發生一場規模不小的遊行抗爭,數百位農民聚集信義鄉公所,抗議要求拆除地上建物否則收回…

2018台灣安全情勢淺析

張國城 台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兼副主任 2018年台灣的安全情勢,將隨著幾件重要國內外事務而隨之受影響。對於台灣海峽兩岸的決策者來說,最大的變數在於「台灣…

平昌冬奧之後持續加壓與升溫的韓半島安全困境

董思齊 台灣智庫國際事務部主任 為期17天,因北韓派出女子冰球選手與南韓共同組隊,同時派遣大批加油團與文化藝術表演團隊訪問南韓而深受世人矚目的「平昌冬季奧林匹克運動大會」,25日在南北韓選手再次共舉以韓半島圖形為標誌的「統一旗」之下,終告一段落。儘管閉幕式當天,因北韓派出朝鮮勞動黨副委員長金英哲參與閉幕式的舉動,爆發南韓保守派團體的抗議(因金英哲被指為天安艦爆沉事件主謀),但整體而言,因韓美暫停軍事演習加上北韓停止挑釁行為,至少在表面上實現了文在寅總統希望將「平昌(평창)」冬奧促成為「和平(평화)」冬奧的目標。   而為延續南北韓之間和平對話的氛圍,平昌冬奧期間,平昌所在地的南韓江原道知事崔文洵亦主動表示,有意與北韓共同申辦2021年亞洲冬季奧運會。這展現出南韓政府希望持續藉體育交流的活動,爭取南北韓之間繼續協商與合作之機會。與此同時,北韓則是透過金正恩的胞妹金與正訪問南韓的機會,轉交金正恩的親筆信函給文在寅總統,同時建議南北雙方於平壤進行進一步的高峰會議。雖然文在寅總統表示現階段舉行南北高峰會談仍言之過早,強調不能為了會談而舉行會談,同時亦希望先促成美國與北韓對話以討論韓半島無核議題,不過他亦表示若有需要,南韓政府考慮包括高峰會談在內,南北韓間任何形式的會晤。這顯現出對於現階段的南、北韓來說,對話與接觸以緩和韓半島的緊張形勢是雙方各取所需的共同利益。   不過南北韓推動和談的理由卻不盡相同。雖同樣都有「安全」需求,但對南韓來說,推動南北會談希望解決的主要是外交的壓力;而對北韓來說,希望緩解的則是經濟的壓力。雖然外界所見貌似是南韓一直積極爭取北韓與南韓合作,但相較於南韓的處境,事實上北韓更加需要透過南北韓對話與互動的機會,謀求其生存之空間。特別是在國際社會對北韓經濟制裁持續升壓,加上美國逐漸展現出不惜以「踢小腿」(k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