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能辨我是雄雌?撲朔迷離的一例一休

林佳和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不論稱之為勞基法元年(勞動部),或是叫之勞基法末年(勞工團體),台灣歷史上,從來沒有引起這麼大關注與衝突的勞動法修正,一例一休,雖未蓋棺,但或可先論定:社會終於重視勞動議題,捲動不同階層的關心與討論,雖然說,有點像北魏木蘭詩所言:「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兔傍著走,安能辨我是雄雌?」。明明聚焦一例一休,卻各自操作不同語言,談著不同層次議題,甚至,連與一例一休無關的新仇舊恨,都讓一例一休買單。一例一休,是雄是雌?竟引人莫衷一是,天南地北。   話說重頭:2016年初與年終   一例一休,真的與工作時間有關,至少一開始:2016年1月1日,勞基法的法定正常工時,告別16年的雙週84,正式進入單週40小時,8X5=40,簡單的數學遊戲,所以勞工全面擁有週休二日,一週工作五天,每日8小時。當然,法定正常工時一點都不正常,實踐之下,它只是台灣勞工工時的出發點,既非努力趨近的標準,更不是企圖建構的上限,只是起點,勞資雙方、乃至於參一腳的政府,在意的,從來都不是「讓法定正常工時成為常態」,而是「不斷地折衝與計較延長工作之加班」。 在如此怪異基礎上,新政府要實現週休二日,讓三成多還要連續工作六天(以上)的勞工,得以享有週休兩天的可能,於是2016下半年,引發數個月的論戰:一邊是時代力量與勞工團體要的兩例,只能連續工作五日,除非天災、事變、突發性事件,同時配合補休與行政機關監督,否則不能工作第六天。結局大家都很清楚:立法者在12月通過版本,就是一例一休:第六日為休息日,不必實體理由,都可以工作,但雇主必須付出顯然較高的「加給」,同時,工作在1至4小時內,算4小時,4至8小時內,算8小時,8小時以上(最多12小時),算12小時,不論時數的計算或報酬的加給,都採所謂虛擬制,而且報酬隨著時數的增加而分級遞增。在沒有同時放寬每月加班總上限(46小時)下,資方激烈反彈。   講到現在:賴清德院長的2017   芥川龍之介在一部小說的開頭說:人的悲劇,始於出生之時,這句話,完全貼切於一例一休的悲劇命運。難得一見的,一例一休眾人罵,民意調查竟有七成以上受訪勞工不挺,認工資減少,因無班可加,資方之反彈更是激烈,什麼罪過與問題都與一例一休脫不了干係。2017年上台的行政院賴清德院長,終於在勞動部「無修法打算」聲響中,做出致命一擊:第六天休息日之工時虛擬、工資大幅度加給,刪除,回歸一般上班日輕描淡寫的據實計算與小額加班費。這樣還不夠:就像獎賞跑得快的三輪車,賴院長扮起老太太角色,只要五毛?不如直接給一塊,於是乎:得於簡單要件下連續工作12日,連續三個月連計可挪移之工時帳戶,輪班制工作間隔11小時之鬆動(雖然尚未實施,但去年底已通過),送上大禮,也帶來與捲動重大紛爭,雖然尚未完全定案。   工時乎?工資乎?誰的彈性化?什麼樣的勞動政策?   考驗新政府的,其實除了民意的反撲或反反撲外,其實還有一個重要關鍵:究竟勞動政策為何?具體方向與目標是什麼?想的是何等之勞動彈性化?如果一方面講新經濟,嚮往工業4.0,想的叫數位經濟與AI,則如此再轉向無法理解,因為它無疑初期工業化時代SOP:以高工時、換取較高工資,在這方向上,與提高生產力、勞動世界人性化、職業與家庭暨社會生活的調和、Work…

美韓亮劍韓半島,北韓戰爭邊緣策略失效

蘇世岳 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部副主任 近日美國與南韓共同舉行了史上最大規模的空中聯合演習「警戒王牌」,以回應北韓成功試射「火星15型」洲際導彈飛彈(ICBM)。在這場演習中,美軍精銳盡出,包括F-22猛禽與F-35閃電匿蹤戰鬥機同場較勁,加計其他戰機總數量超逾230架,美韓「亮劍」韓半島,劍尖直指平壤,這使得金正恩意欲透過「戰爭邊緣」(Brinkmanship)策略,將美國拉回談判桌的企圖再度落空。究其因,乃是金正恩忽略了戰爭邊緣策略的有效運用,必須同時兼顧到威脅的「可信性」與「不確定性」兩項因素。 戰爭邊緣策略起源於剛辭世(2016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謝林(Thomas…

「票票不等值」的小立院與大立委

張人傑 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小組總召集人 蔡英文總統九月在民進黨全代會,宣布要啟動修憲工程,處理包括「票票不等值」及「18歲公民權」等問題,「票票不等值」與立委…

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的省思

林彥宏 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部主任 位於西班牙東北部的加泰隆尼亞州,人口約750萬人,擁有獨自的語言與文化。加泰隆尼亞原本不屬於西班牙王國,大約在300年前的9月11日,才正式由西班牙接收統治。直到1978年,西班牙政府承認加泰隆尼亞州的自治權,經過與西班牙政府的協商後,加泰隆尼亞州制定了『自治憲章』。加泰隆尼亞州主要的產業是工業與觀光,其GDP占西班牙20%。加泰隆尼亞州內,學校使用的語言是加泰隆尼亞語,並教導與其它地區不同的文化,擁有它特殊的獨自性。   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造成加泰隆尼亞州的居民希望從西班牙中獨立出來,其理由有三點。第一,2010年加泰隆尼亞州所修正的自治憲章,被西班牙憲法法院判定違憲。當時2006年執政的社會勞動黨對州政府所提出的自治憲章中,關於州的權限的部分,被執政的社會勞動黨大幅度的刪減。不僅如此,當時強烈主張西班牙・民族主義的國民黨(在野),連署100名議員針對自治憲章的內容「嚴重破壞西班牙國民間的自由與平等的原則」,隨即向憲法法院提起控訴,憲法法院接受並加以審理。4年後,2010年西班牙的憲法法院宣判,認定自治憲章違憲。這樣的結果對加泰隆尼亞的居民來說無法接受的,他們認為對於中央政府的要求,已經讓步再讓步,憲法法院的判決是荒謬的。第二,2011年後半,整個歐洲面臨嚴重的債務危機,造成加泰隆尼亞州的人民傾向從西班牙獨立出來。受到嚴重金融危機的西班牙政府不得不要求各個州政府對於財政實施緊縮政策。2011年,國民黨的拉霍伊(Mariano…

領導無方內政失和,庫德公投建國夢碎

蘇世岳 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部副主任 今(2017)年9月,伊拉克北部的庫德自治區舉行獨立公投功虧一簣。在超逾七成的投票率中,贊成獨立的選民高達九成二,眼看多年的夙願…

在野鷸蚌相爭,難阻安倍暴走

何思慎 輔仁大學日文系(所)教授兼日本研究中心主任 民意質疑中,安倍輕騎過關   9月28日,日本眾議院臨時會議召開,民進黨等在野政黨原計劃向安倍首相不當…